马硕山
马硕山个人官网: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01写生随想

写生是绘画创作必备的重要环节,也可说是先决的关键手段。其实上古时遗留的那些岩画雕像、陶彩绘画也都是先民写生而来的,就是文字的起源,也无不是因势象形而来。

02故园追梦——我的青花情结

曾经祖祖辈辈居住过的老宅古居,确实已经离这个时代越来越远,以至于连房主的后代们都不想要它们了,但是含在这中间的独特的文化气质却是那些年青后生们难以体会到的。那里面沉淀了太多的文化、太多的感情和太多的故事,是一笔无比珍贵的财富。

03众家评说 瓷器 文/孙旭光

马硕山选择青花瓷并不是偶然,马硕山的绘画作品中本身就含有那种隽永怀旧的情趣,特别是他创作的国画作品《青花系列》,具有很强的怀古情调,又兼具当代文化人的审美情趣,他把青花瓷瓶梦幻般的穿越到现代,颜色运用的巧妙自然,几近完美的诠释了瓷器的质感。与工匠绘制的瓷器截然不同,马硕山把中国画的创作方式搬到瓷瓶上来,他的的作品线条灵动,信手拈来,具有深厚的传统笔墨涵养,符合中国画作品的特质,大大增强了其作品的艺术性,而此中蕴含的文化价值也就更加深厚了。

04众家评说 瓷器 文/郎绍君

马硕山是淄博人,淄博浓厚的文化氛围使他对瓷器存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这种感情也成为他的创作基础之一。马硕山的许多画瓷作品饱含了他对童年、对故乡的怀念和依恋,非常可贵。更难得的是他把这种对乡里桑梓的情感转化为艺术创作的动力、来源,形成了自我风格特色。硕山人品憨厚,在艺术上有天分,很聪明。他把中国画尤其是大写意的精神与瓷器完美结合到一起,国内能做到如此的艺术家还是不多的。

05众家评说 瓷器 文/刘曦林

我以前看过马硕山的画瓷作品,相比而言,这次展出的作品大有进步,技术更加娴熟、研究更为深入、艺术性更加强了,最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釉里红瓷器:釉里红对高温铜红的烧成条件要求比较严格,出炉后往往品相不佳者居多。马硕山的釉里红作品中,不论深红、浅绿、赭黄,色彩效果都非常好,红里能出暖色,冷色更属不易,这些都使得瓷器画面更加丰富。马硕山这些年对于釉里红的把握已经达到了比较自如的地步,在当代画家画瓷中算是比较成功的,画瓷以笔墨功力为基础,马硕山多年来的纸上绘画造诣恰如其分的转换到了瓷器绘画上,对他自己来说,可以说是一个

06众家评说 瓷器 文/姜宝林

瓷器是中华民族文化的象征,现今,许多有志于陶瓷艺术发展的专家、同道将优秀艺术家引入到画瓷创作中来,有利于促进瓷器艺术的提升,是个很好的势头,而马硕山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07众家评说 瓷器 文/吕章申

我觉得一件艺术品,值得收藏的还是其艺术水平,通过当代的瓷器我们做一下反思,在景德镇的瓷器绘制是工艺美术师完成,并不是画家来画,而从这些年开始,画家们开始介入瓷画。

08序 中国美术馆研究部主任 刘曦林

硕山君籍山东淄博,此地乃古齐国之都。余亦属齐人,故对齐文化也有些兴趣。七八年前,淄博成立花鸟画研究会,余前去祝贺,晤辛民、硕山等花鸟画家,访齐文化故址,知当今淄博花鸟画坛昌盛并非偶然,当有齐文化之渊源,其书香文脉、陶瓷艺术诸基因传承化入今人之肌肤魂灵自不待言。硕山有悟,虽走南闯北拜师学艺,因所师多为高师、名师,知道传统文化的厉害,亦为此未能忘怀齐文化之根,且善于将此根植入砚田,生发出些异样的图式出来,仿佛是那包括齐文化在内的古文化与当代文化遇合焕发了新的青春。

09马硕山花鸟画众家评

著名美术评论家 贾方舟:
马硕山的花鸟画正是脱胎于传统,他没有据守在传统的格局之中,而是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尽力寻找着与一个现代人精神情感相一致的路向。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到这一求索过程:有些作品是在传统格局中尽力发掘表现上的新意。

10马硕山座谈会辑评

陈履生(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助理、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硕山的画定位在花鸟的范围之内,没有局限于某一种题材或者是某一种方法,而是在不断努力寻找一种新的途径来求得当代中国画的拓展和变化。

共 12 条 12